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

叶祝颐:全国公路亏损经营,我们应该磕|www 44wen com

  • 2015-07-04 13:39:20
  • 浏览:
  • 作者:admin
叶祝颐:全国公路亏损经营,我们应该磕头谢恩

  交通运输部6月30日举办专题新闻发布会,公布2014年收费公路统计公报。公报指出,2014年度,全国收费公路收支平衡结果为负1571.1亿元,即收支缺口为1571.1亿元。(6月30日中国新闻网)

  数据显示,全国收费公路2013年亏损661万元。2014年亏损额度就扩大到1571.1亿元。收费公路亏损越来越大,收费企业一直在做“雷锋”,被收费的我们是不是该磕头谢恩呢?当然,在市场经济年代,企业是要盈利的。我们不能奢望收费企业长期做“雷锋”。从交通部提供的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来看,调整公路收费政策,延长收费时间,提高收费标准,恐怕为时不远了。

  问题是,收费公路真的亏损如此厉害吗?在A股市场上市的18家高速公路公司一季报显示,18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平均销售毛利率为58.19%,盈利超过银行和房地产。一方面,数据显示高速公路严重亏损,有的省份还以亏损为由延长高速公路收费年限或者提高收费标准;另一方面,上市的高速公路公司赚钱能力超强。这不是自相矛盾吗?虽说上市公司只是收费企业的一部分。但是,上市公司也是高速公路经营状况的晴雨表。上市公司都大赚特赚,收费公路整体却是巨亏的。高速公路运营出现冰火两重天的情况,显得颇为滑稽。这到底是上市公司炫富,还是收费企业集体哭穷呢?

  再说,收费企业上报的数据有没有水分呢?远的不说,刚公布的广东省收费公路亏损数据就出现了剧情反转的滑稽局面。6月中旬,广东省交通厅公布了去年全省收费公路的统计情况,当时的数据显示全省收费公路去年亏了28.8亿元。然而,6月29日广东省交通厅重新发布的统计数据表明,去年全省收费公路盈利了3.9亿元。在收入总数据和细项数据不变的前提下,由于支出总额变为448.4亿元,亏损变为盈利。收费企业的支出俨然成了变形金刚,这里面有没有虚增支出,或者把不相干的支出算进来的情况呢?广东公路盈亏出现剧情反转,其他地区审计部门如果一板一眼,认真审计收费企业的收支账目,结果又将如何呢?

  尽管数据显示高速公路是亏损的,但是收费企业给高管发放百万年薪毫不含糊。表面上看,收费企业是企业不是党政机关,如何给高管发工资是企业的私事。但是收费企业带有垄断与公共服务性质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收费企业高管年薪畸高,导致收费还贷进程受阻,最后还是消费者买单。

  关于收费公路的问题,民众一直诟病不断。虽然不少地方政府把部分公路转变成了经营性项目,但是公路作为国家公共资源的性质没有改变。且不说交通部门自己制定、审批公路收费标准与收费年限是自说自话,缺乏透明度与公信度。公路投资成本、收费收入与合理回报到底是多少,收费企业到底该拿出多少钱还贷,多少钱养人,多少钱用于“三公消费”,除了一纸可能剧情反转的报表,公众没有其他知情权,更遑论话语权。

  《人民日报》曾连续曝光了各行业乱收费情况,既包括行政事业性收费,也包括企业经营服务性收费。这些乱收费涉及银行、医疗、物业、收费站、火葬场等与百姓衣食住行、生老病死有关的领域。报道认为,各种乱收费、高收费,正蚕食着改革发展的成果。收费企业一面赚钱能力超过银行、房地产;一面嚷嚷亏损,谋求延长收费年限;这何尝不是在蚕食改革发展成果,伤害民生利益呢?

  尽管数据说收费企业普遍亏损,但是从上市公司赚取暴利,高管拿百万年薪,广东公路盈亏剧情反转等现实情况来看,收费公路巨额亏损的说法很难说服公众。收费企业反思过亏损的原因,想过内部挖潜,开源节流,用好每一分吗?虽说目前不宜全面取消高速公路收费,但是交通部规范收费公路管理,督促地方政府、交通部门及其收费企业清退多余工作人员,提高工作效率,规范高速高管及职工薪酬分配,减少收费公路,缩短收费时间,节约社会通行成本,应该可以做到。从长远来看,政府加大交通投资力度,还原公路公益属性,逐步还路于民更为重要。

  文/叶祝颐




上一篇:南京警方端掉特大传销团伙装满20辆大巴(|mmbox vent c

下一篇:新郎婚礼接亲扑空临时找女子顶替 新娘要求赔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