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住齐齐哈尔市的王女士29日下午来到哈尔滨,打算30日早上去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探望自己的侄子宋某。30日6时许,她在去往管教所的途中,被一名自称是侄子管教的人骗走1000元钱。

  30日上午,记者见到了王女士。据王女士介绍,她的侄子在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内。前两天侄子打电话说天气热了,想让她送几件衣服。29日下午5点多,她到达哈市,住在管教所附近的旅店。

  30日早上6点左右,她在去往管教所的途中,一辆红色轿车停在她身旁,副驾驶位置的车窗摇了下来。开车的是一名女子,副驾驶位置坐着一个男子,两人不到40岁。“你是不是宋明的姑姑,我是他的管教,他得了肺结核,现正在医大一院治疗。”副驾驶位置的男子说。王女士经常去看侄子,看这个人有些面生,就说:“我从来没见过你啊。”男子解释说,他是新调来的,让她去医院求证。

  接着,这名男子让她上了车。男子说自己叫王宏伟,是她侄子的管教,接着和她讲了一下她侄子在管教所里的表现,又说了一些她侄子的家庭状况。她听后,觉得这个人很熟悉自己的侄子,应该是侄子的管教,于是跟着两人赶往医大一院。

  在车上,这名男子提出借用一下她的手机打个电话。过了一会儿,男子将手机还给她,并说手机没电了。

  到医院后,这名男子提出让她拿点钱出来,打理打医院,好给她的侄子办个保外就医,到时候回家养病去。她听后就将兜里仅有的1000元钱拿出来交给男子。男子说1000元太少了,最少还得再拿5000元。

  因为她现在手里没有那么多现金,男子就把电话号与卡号写在一张纸上,并说先替她把5000元垫上,等到她侄子取保候审后,再把钱打到卡里。然后,她听从男子的吩咐,去医院二楼办理挂号手续。手续办理完了,她下楼回到原处时,发现一男一女已经不见了。

  此时的王女士意识到自己被骗了,就立即给自己的女婿打电话,一打电话才发现,手机卡已经没了,这时才想起,可能是刚才在车上时,那名男子将卡拿了出去。

  王女士分析,两名骗子可能是在自己从旅店出来与家人通话时在一旁偷听,从而得知关于侄子宋某的一系列信息。

  记者来到省未成年犯管教所进行求证,询问是否有一名叫王宏伟的管教。工作人员经过核实后告诉记者,管教所没有这个人,而且管教所内也没有犯人患上肺结核这回事。

  目前,王女士已向辖区公安机关报案。

  本报见习记者史天一记者姜思任文/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