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在线留言 >

男子捅伤妻子自残 逃出医院消失在5万平米|医生强奸病

  • 2015-08-10 10:22:02
  • 浏览:
  • 作者:admin
男子捅伤妻子自残 逃出医院消失在5万平米地下室

男子捅伤妻子自残 逃出医院消失在5万平米地下室

男子捅伤妻子自残 逃出医院消失在5万平米地下室

一名男子,光着上身,身上流着血,从医院里跑了出来。

因为男子会自残,医生、护士和保安都只能远远跟着,不敢上前将其控制。此后,男子躲进了湖滨南路的一处在建工地,消失在约5万平方米的黑漆地下室。

为了找到该男子,警方不断调集人手,甚至出动了防暴犬,但直至昨日傍晚,依然未有结果。

11点多 赤膊流血冲出医院

昨天中午11:50左右,一名男子跑出厦门心血管病医院(中山医院位置),手持一把不锈钢椅子,赤脚,踩在滚烫的地面上,向对面跑去。

他头上有伤,血顺着脸、脖子流下,流到赤裸的上半身。在他的身后,跟着医院的七八名保安,连同医生、护士有10多人。

保安很快追上,在离他二三十米时,“赤膊男”看到了保安,没有说话,拿头就往旁边一家酒店的墙上撞,撞出了血。保安不敢上前。“我们不敢追,没办法把他摁倒。”一名保安告诉导报记者,他们只能让他跑远,再远远跟着,赤膊男只顾逃跑,没有再伤害自己,没有伤害路人。

12点多 扛着凳子提着酒瓶

在湖滨南路玛琪雅朵咖啡位置,“赤膊男”从路边窜到马路中间,一手扛着凳子,一手拿着酒瓶,跑在主干道上,过往的车辆纷纷避让。

医院的保安见状,分成两组,一组走天桥到马路对面,两组人马始终保持距离远远跟随。

此时,警察已经接到报警,往湖滨南路赶来。“饭吃到一半,三个碗还放在桌子上,我们就出来了。”一位民警说,特警也接到了通知。

在湖滨南路电子城位置,民警和第一批特警赶到,包括开元派出所、鹭江派出所、思明巡特警反恐大队等。

进工地跳到地下室

过了电子城,“赤膊男”突然改变线路,往旁边拐,径直跑向湖滨南路与湖滨西路交叉口的一个在建工地。

工地内,岗亭的两名保安想拦已经来不及。“他跑得很快,后面跟着警车。”保安说。“赤膊男”边跑边扔掉手里的不锈钢椅子,爬到工地内1号楼和2号楼之间的一个平台,往下一跳。下面是整个建设项目的地下室。

第一批到达工地的民警,在工地内展开搜寻。12:40,工地门口停着4部警车、1部特警车辆,导报记者看到,扔在地上的不锈钢椅子上沾满了血,分布在椅子面、椅子脚,烈日将血迹晒干。

14点多 警犬加入搜寻阵营

警方不断调集人手。“地下有四层,已经下去了十五六个人,带手电筒,一名民警带了3名协警。”现场的民警通过电话汇报情况。

13:30,工地门口又增加了两部警车,26名特警、特勤人员,手拿盾牌、头盔、警棍、手电筒等进入工地。

14:05,第七部警车到达,车上配备了长长的钢叉。

14:15,民警携带警犬赶到,出动的是防暴犬,5只警犬相继进入工地。

气温越来越高,搜寻仍困难进行。“整个项目地下四层有10万平方米,现在建的一期应该有5万平方米。”工地的负责人告诉导报记者,地下很难行走,有两三公分的泥水,还有钢板等,有些地方只能容得下一个人。

15点多 搜索3小时一身汗

15:10,两名民警带警犬回到地面,裤子上全是工地的泥水,他们摇头,没找到人。

离搜寻已过去3小时。7名特警、特勤从工地出来,浑身大汗淋漓,头发跟洗过一样,“从负四到负一,我们50个人搜了两遍,没找到”。

工地地下室提供了电源,但很多地方还是难以看清。“下面的面积大,有很多钢管,又暗又闷又热,我们用手电筒照,没有看到有人跑动的迹象。”正在休息的民警说。

15:30,另3条警犬回到地面,无果。

目前,警方对工地周边进行警戒,并继续开展搜寻。群众若有发现男子行踪,请及时拨打110报警。

跟踪 那一刻 我们“四目相对”

下面发生的这一幕,是我们不曾想到的:

采访结束,临近中午,饥肠辘辘。

当驱车行至湖滨南路故宫路口附近时,右前方闪过一个人,大摇大摆地走在机动车道上,逆向。

车速只有50km/h,但脑子却以200km/h的速度搜索刚刚闪过的画面。“好像有个人,满身都是血,还扛着东西,我没眼花吧?”

刹车、减速,又开了100多米后,好奇心还是驱使我们将车子调头。

人呢?跟丢了?

几名保安骑着电动车,手拿“钢叉”,似乎也在追踪。“在那里!”“赤膊男”横穿马路,用“凌波微步”跨到了对面的机动车道。赤脚、光着膀子、穿着条纹裤,扛钢凳、拿酒瓶,满身都是血。

加速,追上去,我们的车与他近在咫尺,只隔着一条绿化带。

心跳开始加速,紧张、害怕,但还是本能地按下车窗,举起相机,按下快门。啪啪啪,快门声音引来“赤膊男”的目光,他看到了我们,嘴里嘟囔了两句。

他走得很快,但再快也快不过四个轮的机动车。减速、再减速,我们从后视镜里追踪他的移动轨迹,看着他慢慢接近车子。

近了、近了,恐惧开始充斥着内心。就在这时,两部警车呼啸而来,警察来了;也就是在这时,“赤膊男”一哧溜钻进了边上的工地,然后“消失”在众人的视线里。

谜底 两天前 捅伤妻子后自残

“赤膊男”到底为什么跑出医院?

昨日下午3点多,导报记者来到厦门市心血管病医院,了解到“赤膊男”是从七楼的心血管外科病区跑出去的,是一名嫌疑人。

据警方介绍,该男子郑某胜,43岁,贵州人,7月29日晚在海沧区新安村持剪刀捅伤妻子,随后自残,伤及心脏。当晚,新阳派出所将郑某胜送往医院救治。

7月30日,“赤膊男”在医院接受治疗,由于伤得不重,手术很顺利,院方还特意给他安排了护工。

昨天中午,“赤膊男”还在输液时,突然精神状态不好,拔掉输液管,随手拿起一个玻璃瓶,朝自己头上砸,满脸是血。接着,他又向病区西边的出口冲出去,途中还拿起一把凳子四处挥舞,周边人员根本无法靠近。最后,“赤膊男”从楼梯跑了下去。(海峡导报(微博))


上一篇:绵西高速、攀大高速和内江城市过境高速|盗墓之王好看

下一篇:松原一社区女民警上央视 挑战脚印“识人” |wenquba